关于我们

质量为本、客户为根、勇于拼搏、务实创新

< 返回新闻公共列表

搜快手,出来的第一条却是抖音?快手不干了:索赔500万元

发布时间:2020-05-18 14:54:26
      据北京海淀法院5月12日消息,因认为在第三方APP中搜索“快手”二字,置顶搜索结果为“抖音短视频”,快手开发及运营主体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将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停止侵权行为,并索赔500万元。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起因:搜索“快手”结果第一条为“抖音”


      原告快手公司诉称,其系知名短视频移动应用软件“快手”的开发及运营主体,从商标权人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获得了“快手”商标的独占使用权。经多年运营,“快手”移动应用已经成为国内最著名的短视频移动应用平台之一,拥有极高的用户量及知名度,涉案商标在相应领域内也取得了极高的知名度。

      快手公司发现在第三方应用商店“360手机助手”内输入“快手”二字,出现的搜索结果第一条并非“快手”产品,置顶搜索结果竟然为“抖音短视频”APP,并且在应用程序名称右侧显示有“推广”标识,点击该搜索结果即可完成“抖音短视频”应用程序的安装及正常使用。经应用商店公示及“抖音短视频”《用户服务协议》约定,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为“抖音短视频”的开发及运营主体。

01.png

      原告快手公司认为,被告将“快手”设置为付费关键词的行为,利用了其公司在春节期间斥巨资推广运营产品的契机以及“快手”商标知名度,对自身产品进行推广宣传,且因双方产品功能高度相似,相关网络用户本欲通过搜索“快手”搜索相关产品,但搜索结果却被链接到“抖音”所运营的产品,因此使得快手公司提供的产品与其注册商标之间的特定联系被削弱,从而实质上损害了快手公司获取的商标专用权,因此构成商标侵权。

  
      此外,被告的行为客观上导致希望下载安装“快手”的网络用户在第三方应用商店中搜索程序名称时,却在搜索结果第一条得到“抖音短视频”的安装链接,从而增加了“抖音”产品获取用户的机会,减少了本应属于“快手”的用户数量,损害了其合法利益,该行为属于典型的混淆他人商品名称的“食人而肥”和“搭便车”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两大平台在直播带货“狭路相逢”

      值得注意的是,快手与抖音,这两个国内头部短视频平台,近来均开始在直播电商领域发力。

      快手入场直播带货比抖音较早。2016年12月,快手开始试水直播。2019年12月初,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了《2019快手直播生态报告》,正式宣告快手直播日活用户突破1亿。

      与快手和淘宝直播相比,抖音入场直播带货较晚。2018年底全面开放购物车功能;2019年,抖音逐步放开直播权限,开播不再有粉丝人数限制;2020年1月8日,火山小视频和抖音宣布进行品牌升级,内容池逐步打通。

      这意味着抖音和快手在直播电商领域“狭路相逢”。直播一直是快手平台的“现金牛”业务,据媒体报道,2019年快手总收入为500亿元左右,其中直播收入接近300亿元,游戏、电商等其他业务收入为几十亿元。

      今年以来,抖音与快手之间明争暗抢的火药味逐渐浓厚。同为短视频头部平台,抖音与快手分别拥有4亿日活与3亿日活,为了获得更多增长,二者不可避免会产生交锋。

02.jpg

      4月1日,罗永浩出现在抖音的直播间里。根据第三方大数据平台小葫芦统计,在4月1日的首秀中,老罗所售卖的产品共23件,以数码产品、日用品杂货和零食小吃为主。开播10分钟内,直播间观看人数已经飙升至218万,最高有270万人同时观看,全场音浪收入折合成人民币为364万元,累计观看人数更是高达4875万。此后,罗永浩又直播了5场。


      4月24日,董明珠也在抖音开始了自己的直播带货首秀,但根据新抖后台数据显示,董明珠直播首秀累计观看431万,在线人数峰值21.63万,最终的商品销售额仅为23.25万元,38件产品中有17件颗粒无收。其中,销量最高的产品,是售价139元的充电宝,也仅卖出125个。

03.jpg

      虽然董明珠直播带货成绩一言难尽,但凭借罗永浩,抖音直播在4月可谓高歌猛进,与此同时,快手却略显寂寥。


      四月底,快手两大带货主播,辛巴和散打哥相继宣布停播,快手再次遭遇打击。事件起因是由快手一个百万主播被封禁五天开始,散打哥和辛巴带领着自己所在的主播家族掀起网络骂战、互爆黑料,引起了包括官媒在内的多方媒体关注和批评。最后快手平台不得不出手停播涉事主播。

      招商证券的数据显示,2019年快手直播电商GMV超过了400亿,而辛巴公布其去年带货GMV 133亿,贡献了近三分之一。辛巴停播对快手直播冲击不言而喻。

      但5月10日,董明珠首秀快手直播带货3.1亿,相比于罗永浩的抖音直播首秀中的1.7亿,#董明珠快手直播带货#话题最高排名微博热搜第三,阅读超过7000万。这帮快手在2020年年初的这场直播电商的公关大战中扳回一局。

04.jpg

      头部主播一年带货上亿。“5万粉丝的档口主播一个月每天直播2小时,可以赚5万元。一个自产自销卖蜂蜜的主播有30多万粉丝,一年可以卖150万元蜂蜜。”据快手电商运营总监白嘉乐曾透露。快手的直播生态已经建立。


      “网红带货”能帮助电商平台以较低成本实现拉新,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网红带货”对短视频平台来讲,是社交电商,增加了用户粘性。电商平台也好,短视频平台也罢,经过四年的发展,2020年直播电商在疫情下呈现出指数级的爆发力。

      据36氪,根据知瓜数据,自2020年1月25日至2月28日疫情期间,每天全网电商直播场次从113万次提升至5.2万次,参与主播人数从9650人提升至4.38万人,场均观看人数保持在2000人以上,场均观看次数达到4500次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淘宝、抖音、快手等各大平台均开始在直播带货上倾斜更多资源。

05.jpg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为7.73亿,占网民整体的85.6%,增量市场已接近顶峰。根据长江证券近日发布的行业报告,目前,移动购物用户体量达到9.95亿人,相对于互联网用户渗透率约88%,未来基于用户体量的扩容空间相对受限,对应来看,重点电商平台的用户边际引流成本随之大幅提升。


      阿里与京东的平均引流成本已经突破300元/人,而拼多多的平均引流成本也已经超过150元/人。

      中信建投研报认为,在直播电商行业逐渐成熟的过程中,各大平台势必将转向争夺控制流量的权力。无论是电商平台内嵌直播功能,还是直播平台自建电商业务,都可以看出各个平台的决心。不过目前抖音和快手的活跃用户数量已经积累很多,但抖音和快手的自营电商平台是否能够做大,仍有待探讨。



/template/Home/8dwww/PC/Static